娛樂
請選擇搜索分類 全站資訊圖片下載視頻

剛買房就成植物人 家人退房救命遇難題

2016年02月05日14:04 http://www.tdxfdv.tw 南通新聞網 人次瀏覽 評論字號:T|T

核心提示:最近,肇慶市68歲的老漢謝醒棠很是焦慮。兒子謝健南兩年前出車禍被撞成了植物人,至今仍在醫院躺著。兩年間已經花掉150多萬元,老兩口還欠下百萬元外債。而兒子在出車禍前一個多月,才首付31萬元按揭買下了肇慶某小區的一套房。如今,兒子治病全家已“彈盡糧絕”,亟待這31萬元錢來救命。

  看著昏迷的兒子,謝醒棠一籌莫展。

  謝健南的母親想方設法救兒子。

  開發商稱當事人簽字才能退款 或讓法院判定其無民事行為能力

  最近,肇慶市68歲的老漢謝醒棠很是焦慮。兒子謝健南兩年前出車禍被撞成了植物人,至今仍在醫院躺著。兩年間已經花掉150多萬元,老兩口還欠下百萬元外債。而兒子在出車禍前一個多月,才首付31萬元按揭買下了肇慶某小區的一套房。如今,兒子治病全家已“彈盡糧絕”,亟待這31萬元錢來救命。

  當他們向開發商提出解除合同退款時,開發商表示,必須要簽約者本人簽字同意,才能解除合同退款。而謝健南如今已成植物人,根本無法簽字。這也引發爭議:植物人究竟有沒有民事行為能力?而律師昨天表示,植物人沒有民事行為能力是顯而易見的,家屬有權和開發商協商解約、退款。

  上午6時,68歲的謝醒棠從醫院的硬板床上爬了起來,給兒子擦臉。醫院的陪護床位太窄,他半夜一轉身就摔在地上了,床太硬,睡得背生疼。而病床上的兒子依舊沒有任何表情,謝醒棠掰開他的嘴,喂他喝口水,水從嘴角流在床上。“他在醫院躺了快兩年了,基本上算是植物人狀態,醫生說了,沒可能醒過來了。”面色蠟黃的謝醒棠雙手撓了撓額前的頭發,滿頭銀發的他如今更加瘦削。一同陪護的侄女說,一年前的謝醒棠還不像現在這么蒼老,感覺他一年間老了5歲。

  買房一月出車禍成植物人

  謝醒棠沒想到,兩年前一場意外的車禍,讓貧寒的家更加支離破碎。謝醒棠的兒子謝健南出生于1983年2月,是肇慶市鼎湖區水坑二居委會居民。在車禍發生前在肇慶一家鋁合金門窗廠做工,有兩個兒子,一個7歲,一個4歲。妻子則在家照顧兩個孩子。雖然每月收入僅2000多元,但日子勉強還能過。

  2014年2月,謝健南夫婦看中了肇慶一處名為××山水的小區。謝健南向親戚借了10多萬元,加上父親農村宅基地補償的10多萬元,湊個了首付。購房合同顯示,他買的是該小區6棟801房,建筑面積107.91平方米,套內面積85.31平方米,該商品房價格為4796元/平方米,房屋總價51.75萬元。合同約定,首付31.75萬元,余款20萬元通過按揭方式支付,向建設銀行鼎湖支行貸款。簽約日期為2014年2月21日。

  但厄運隨后而至。2014年4月8日上午9時45分左右,謝健南駕駛著一輛摩托車在鼎湖區民樂大道西往東方向行駛,行至民樂大道與寶鼎園路口時,與一名行人相撞。謝健南當即不省人事,后被好心人打120送往醫院搶救后撿回一條命。

  由肇慶市交警支隊二大隊出示的一份交通事故認定書顯示,謝健南駕駛未定期進行安全檢查的機動車上路時,沒有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未按規范操作,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最終認定,謝健南負事故全部責任,對方不用負責任。

  據謝健南的鄰居介紹,謝健南當時開摩托車速度較快,除了自己摔傷外,還將對方撞傷。按說也要賠償對方一些醫藥費,但對方到他家一看,家里窮得叮當響,一對老兩口帶著兩個小孩,兩個孩子嗷嗷待哺,遂放棄索賠。

  妻子丟下丈夫老兩口抓狂

  經醫院鑒定,謝健南在車禍中出現嚴重顱內損傷,加上原有癲癇病病根,造成大腦長時間缺氧,成了植物人,短期內很難蘇醒過來。

  起初,謝健南的妻子還能在廣州照顧他,但照顧了一年之后,妻子實在無法忍受這種看不到未來的生活,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帶上7歲的大兒子離開了謝家,從此不見蹤影。“天天吃、睡都在醫院,整天對著一個不會說話的植物人,還每天都在燒錢,我知道,這不是滋味。”兒媳離家出走之后,照顧兒子的任務就落在了這名年僅七旬的老人身上,如今,他在醫院貼身照顧兒子已有一年多時間,他說,他理解兒媳的無助。

  謝醒棠的家位于鼎湖區一個偏僻角落,一座有20多年樓齡的老房子,斑駁的墻體開始脫落,墻壁發黃,像煙熏過一般。

  進屋,記者環顧四周,荒涼的氣息撲面而來,發黃的墻壁訴說著這棟房子的古老,屋里唯一值錢的東西是一臺二手電視機。記者問起家中近半年光景,甘楚玲觸景生情,落下淚來。“日子難過啊。家敗了。”她說,兒子在廣州看病,至今已花掉100多萬元,而家中7歲的孫子要靠他養活。平素,孫子連吃雞鴨魚都難,她感覺很愧疚。

  甘楚玲的鄰居告訴記者,謝健南一家在當地原本就屬貧困戶,謝醒棠夫婦倆退休前在當地務農,原本在家養了幾頭豬,想多賺點零花錢補貼家用,但后被鄰居投訴說臭味太大,養豬收入沒了,全家生活更沒了著落。

  欠債百萬急需購房款救命

  輾轉了四五家醫院,謝健南的病情仍沒有好轉,甚至急轉直下。如今, 他在廣州三九腦科醫院接受治療。記者近日來到醫院看到,謝健南基本沒有知覺,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需要人協助。因為請一個護工每月要4000元,謝醒棠請不起,為兒子端屎倒尿這些事,都是年近七旬的他跑前跑后。看著病床上昏迷的兒子,他一臉無奈。“原本是他照顧我的,現在反倒成了我照顧他。”謝醒棠苦笑著說。

  盡管嘴上說理解兒媳的逃跑,但他心里多少還是有些嗔怒。兒媳出走,意味著全家的重擔又重新落在了他的肩上。偶爾,他也會情緒失控,拍打著兒子的床頭大喊“醒來啊。”

  謝健南的主治醫生告訴記者,謝健南因為顱內遭遇強力撞擊,加上有癲癇,每次癲癇抽搐都會加重病情,目前已對他進行過6次手術。他幾乎不可能醒過來。“一旦停藥,人可能就沒了。”

  謝醒棠說,兒子被撞成植物人兩年內,一共花掉150多萬元,欠下差不多100萬元外債,而新農合報銷僅有2~3成,杯水車薪。如今在該院僅住院一個半月,就已花掉15萬元,基本上每天的花費在3000元。無奈之下,他只好上網發帖求助。所幸有好心的臺商和港商看到了他的發帖,給他送來十多萬元捐助。“否則,人可能早就沒了。”

  事故發生后,為幫助謝健南解除購房合同,退回房款,謝健南所在的水坑二社區居委會也出具證明信。證明信寫道:2014年4月8日,謝健南駕駛二輪摩托車在民樂大道與行人相撞,造成頭顱嚴重受傷,此情況屬實,切盼有關部門給予辦理。

  謝醒堂于2014年9月致信鼎湖區房產交易中心,要求解除兒子的購房合同,拿買房的錢救兒子的命。他在信中說,謝健南在購房合同簽訂后一個多月,就因交通事故傷及頭顱,經及時搶救才算撿回一條命。由于治療進展不盡如人意,被轉移到廣州南方醫院治療,但因為醫療費金額巨大,只好又轉回肇慶本地醫院治療,事故發生后5個多月,謝健南依舊昏迷不醒,生活不能自理。

  開發商:要當事人簽字

  記者隨后來到謝健南購房的小區售樓處,一名負責人表示,由于當初購房合同是謝健南本人和開發商簽訂的,因此,原則上需要謝健南本人簽字同意,購房合同才能撤銷。“萬一他有一天醒過來了,要求這份購房合同繼續有效,我們怎么辦?”但他同時表示,鑒于謝健南的特殊情況,只要解約的手續齊全,開發商方面也會同意退款。但必須經過當地的房產交易中心同意,才能撤銷這份購房合同,進而退款。

  2月2日下午,記者來到鼎湖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房產交易服務中心,一名姓鄧的副主任也表示,謝健南的父親謝醒棠來過交易中心咨詢過此事。“這件事很特殊,我們也愿意盡可能快地幫他拿回這筆錢。但是我們又不能違反相關的工作規則去做。”

  當筆者問及解除購房合同是否需要當事人親自簽名才行?在購房者成植物人的情況下,是否可以變通?鄧副主任說,第一,解除購房合同必須當事人親自簽名才行。第二,假如購房者成植物人,必須有“購房者喪失民事行為能力”的法院裁定書。這一點是無法變通的。第三,如果不能解除合同,購房者剩余的20萬元貸款(余款)無法支付,放貸銀行或房地產開發商有權起訴。

  他同時表示,因謝健南的情況比較特殊,在請示過上級后,可以特事特辦。“只要謝健南的家人去辦理一份變更監護人證明,法院判定謝健南無民事行為能力”,在開發商同意的情況下,資料齊全,我們就可以馬上為其辦理解除購房合同、退款。

  鼎湖區人民法院曾告訴他,房產交易中心所需要的判定變更監護人證明由當地村委會居委指定謝健南父母中一人即可,不需要法院進行審批。而判定謝健南無民事行為能力的證明需要按程序進行,經過符合鑒定條件的司法鑒定機關鑒定后才行。目前,鼎湖區人民法院已經受理了謝醒棠的申請。

  律師意見:家屬可與開發商協商退款

  購房者被撞成植物人,家屬到底能否要求開發商退款? 廣州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簡正德律師昨天表示,民事行為能力,就是一個人從事民事活動的資格。我國《民法通則》規定,未滿10周歲的未成年人和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精神病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但對于植物人如何認定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目前法律尚無明文規定。

  不過,根據國內類似案件的判例,宣告植物人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當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請宣告謝健南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因其無法繼續履約,因此,其家屬可以和開發商協商,要求其退還房款。

  他解釋說,根據《民法通則》規定,能否獨立進行民事活動、能否辨認自己行為是判斷有無民事行為能力的重要依據。植物人因已喪失認知能力,無法獨立進行民事活動,其不具備民事行為能力是不證自明的客觀事實。只要在醫學上有明確的診斷,就當然地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其近親屬可直接代為行使相關權利和其他民事活動,無須通過宣告無民事行為能力的程序取得監護權。

  《民法通則》第十四條規定: 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監護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植物人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可要求醫院出具植物人鑒定證明,或向法院申請宣告謝健南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并由謝健南所在居委會、村委會為其親屬出具監護證明文件,其親屬作為謝健南的法定代理人,即可以代表植物人與開發商協商解約。

商務合作:526375739(QQ) 電話:15866175023
网球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