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請選擇搜索分類 全站資訊圖片下載視頻

南通一設計師“一稿二賣”被判賠4萬

2018年01月17日19:55 http://www.tdxfdv.tw 南通新聞網 人次瀏覽 評論字號:T|T

核心提示:我市一家紡經營業主楊女士看著尚美爾公司印染面料上的《輕歌曼舞》圖案很眼熟,經比對發現和她享有著作權的美術作品《雀靈》圖案十分相似,而真相更讓她驚訝,原來是該幅畫的作者陸女士“一稿二賣”。氣憤不已的楊女士一紙訴狀將尚美爾公司和陸女士一起告上了法庭,請求兩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

我市一家紡經營業主楊女士看著尚美爾公司印染面料上的《輕歌曼舞》圖案很眼熟,經比對發現和她享有著作權的美術作品《雀靈》圖案十分相似,而真相更讓她驚訝,原來是該幅畫的作者陸女士“一稿二賣”。氣憤不已的楊女士一紙訴狀將尚美爾公司和陸女士一起告上了法庭,請求兩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

近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侵害著作財產權糾紛案作出維持一審的終審判決,被告尚美爾公司、陸女士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楊女士享有的美術作品《雀靈》著作權的行為;被告陸女士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含維權合理費用)4萬元。

陸女士系我市一名花型設計師。2016年8月,她將自己創作的一副以孔雀為主體元素的美術作品賣給楊女士。2017年2月6日,楊女士以該幅美術作品向江蘇省版權局申領了作品登記證書,載明作品名稱《雀靈》,作者為陸女士,著作權人為楊女士。

2017年2月,陸女士將該幅美術作品稍作修改又賣給了尚美爾公司。2017年3月30日,尚美爾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妻子徐女士以該幅美術作品,向江蘇省版權局申領了作品登記證書,載明作品名稱《輕歌曼舞》,作者和著作權人均為徐女士,并簽訂了一份委托創作協議書,約定徐女士委托陸女士創作美術作品《輕歌曼舞》,作品的全部著作權歸徐女士,并且受托人不得將設計稿及作品提供給第三方。在協議落款上,徐女士處加蓋了尚美爾公司的公章。

2017年5月8日,楊女士發現尚美爾公司印染并銷售《輕歌曼舞》花型的面料,向通州區法院申請進行了訴前證據保全,并將尚美爾公司和陸女士一起告上了法庭,請求兩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4萬元。

法院在尚美爾公司經營的門市內調取到一塊《輕歌曼舞》花型的面料。法庭上,經比對《雀靈》和《輕歌曼舞》美術作品,在主體元素、排列布局方面均相同,僅在輔助元素上有所差別。楊女士和尚美爾公司均認為該二幅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但陸女士認為該二幅作品不同。

通州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楊女士享有《雀靈》美術作品的著作權。《雀靈》美術作品,以孔雀為主體元素,并輔以其他元素的組合、編排,形成整幅美術作品,具有一定的美感,構成著作權法上的作品。本案中的畫稿交易行為,明顯屬于作品創作完成后再行轉讓著作權的情形。被告陸女士作為職業設計師,在市場畫稿交易時,其對登記部門提供的委托創作協議書格式樣本中,有關“作品的全部著作權歸委托方,并且受托人不得將設計稿及作品提供給第三方”等內容的約定應當是熟知的,對當地家紡市場中畫稿交易的習慣也是明知的。2016年8月,陸女士將該作品賣給楊女士,雖未當即簽訂書面轉讓合同,但楊女士已實際取得了畫稿并支付了對價,雙方也沒有就《雀靈》畫稿交易另有特別約定。自此,該美術作品的著作權發生了轉移,楊女士即取得了《雀靈》作品的著作權。因此,陸女士將《雀靈》美術作品轉讓給楊女士后,又將《輕歌曼舞》美術作品轉讓給尚美爾公司,系“一稿二賣”,侵害了轉讓在先的《雀靈》美術作品的著作權。

由于尚美爾公司事先不知《雀靈》轉讓在先,經受讓取得美術作品《輕歌曼舞》,沒有侵權的故意,故僅應承擔停止侵權的民事責任。而陸女士明知《雀靈》轉讓在先,仍將與《雀靈》實質性相似的作品轉讓給他人,存在明顯過錯,應承擔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綜合考慮該美術作品的市場形象、社會知名度、商業性價值、侵權情節和后果、家紡產品的市場周期及楊女士為制止侵權而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法院酌情認定賠償金額,遂判決被告尚美爾公司、陸女士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楊女士享有的美術作品《雀靈》著作權的行為;被告陸女士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含維權合理費用)4萬元。

被告尚美爾公司、陸女士均不服,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南通中院經審理維持原判。

商務合作:526375739(QQ) 電話:15866175023
网球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