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
請選擇搜索分類 全站資訊圖片下載視頻

《重生幸福莊園》遮天xs921 純陽xs921 凡人修仙傳xs921

2013年01月13日20:58 http://www.tdxfdv.tw 南通新聞網 人次瀏覽 評論字號:T|T

核心提示:葉落寒秋雨,繁華大都會的背后,幾條昏暗潮濕的小巷弄里車來人往,那些是歸家的人。

  《重生幸福莊園》遮天xs921 純陽xs921 凡人修仙傳xs921

  葉落寒秋雨,繁華大都會的背后,幾條昏暗潮濕的小巷弄里車來人往,那些是歸家的人。

  從下午四點開始,天空就下起了傾盆暴雨,下了這么久,外面依然雨勢驚人,方甜欣卻不得不出趟門。

  甜欣拖起餓得兩眼昏花的身體,強撐著一把藍格子傘,先是來到巷頭燈光漸亮的自動取款機面前,然后掏出一張銀行卡,幾根指頭凍得顫栗,只能比平常多花費數倍的時間,費力地輸著六位數密碼。

  隨即,柜機電子屏上藍白光一閃閃劃過,卻映出甜欣頹落的眸光。

  她很是失望,好不容易找出這張銀行卡,沒想到里頭的錢只剩下數十塊,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數百塊,甚至是異想天開可拿來救急的數千塊錢。

  她僅剩下的這數十塊,連明天房東阿姨要上來收的二百三十塊房租都交不起,更何談想要解決老家里一團亂麻的事情。

  達達的雨水,落濕了半邊身體,甜欣卻渾然不覺,心里直發酸。

  想起還躺在老家縣城醫院里半死不活的中風爸爸,禁不住眼眶濕潤,兩眼火辣辣的疼起。

  如果那雙又干又澀的眼睛還能像前幾天一樣充盈著透亮湖水的話,此刻,又要落下不知多少淚來。

  一番手忙腳亂,又查了幾張銀行卡,里頭零頭湊湊,勉強可以湊出二百來塊錢,還不算跨行轉帳,五張卡又要被銀行盤剝掉多少手續費。

  手中傘滑落,甜欣貼著墻角,雙手抱膝抽搐著身子,卻己經哭都哭不出多少淚來,心尖那里隱隱哀搐著,證明她還活著,她還需要想盡辦法籌到眼前這筆錢。

  她很后悔,倘若早早注意到爸爸的身體健康狀態,及時控制住他的高血壓,也許他這次不會受刺激而中風,也許她也不會花盡所有的積蓄,依然讓他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遭受折磨。

  幾聲悠揚的豎琴鈴聲響過,甜欣皺眉接起手機:“喂——”

  不等她說完,手機那頭響起大弟方在宇生硬的聲音,不無意外,還是在催促她快些寄錢過來。

  提起這個極品弟弟,甜欣就恨不得一掌將他拍掛在墻頭上示眾。爸爸一向為他操心多多,他好吃懶做呆在家里享清福多年,沒立業就早早成家,帶著老婆兒子一起吃住家里的不算,對二老不像父母,倒像丫頭一般使喚。

  沒想到爸爸這次一病倒,照顧什么全是老媽的事情。媽媽己經大半個月沒有好好休息過一次了,再說,媽媽年紀不小了,他和弟媳婦兩個年輕人于心何忍,他們三歲的兒子還是二老細心帶大的。

  前次爸爸病情剛好轉,接回家里來修養,他竟然跟媽媽因為一點小事吵得不可開交,鬧著要牽妻帶兒離家出走,并且打電話給我們幾個在外頭打工的姐弟,讓回來接班,接著爸爸再次受刺激住進醫院急救。

  小弟被折騰得要丟下器重他的老板,準備自己單干。只因為爸爸的身體以后跑醫院是常事,依靠打工的收入基本沒戲,再說,有哪一個老板會愿意自己的員工三天兩頭請假回去照顧老父的。然而,創業豈是這般容易的事情,就算有成效,或多或少也需要一個過渡期,而家里的經濟條件,未必能給小弟太多時間,幫助更是指望不上。

  此外,甜欣還有一個有些自閉的二弟弟,能養活好自己就算不錯的了。她經常在夢里見到小時候開過刀的二弟弟身體哪里不適,獨自一個人強撐到最后,也住進了醫院,這讓她憂心不己,卻是無可奈何。

  有時候,她會怨怪爸爸年輕時對幾個孩子太過散養,在生活上又沒有樹立起良好的榜樣,造成如今的局面,到老了不能動了,還得替幾個兒子的將來操心。

  而來自農村,大字不識,吃苦耐勞的媽媽,嫁了一個嘴上說大話又有些大男子主義,對外好面子,對內拿老婆當出氣筒,更不會理財的老實男人,平心而論,爸爸極疼孩子,是個好爸爸,卻不懂得心疼老婆,委實不是良配。身為女兒能理解媽媽當年極節儉到傷了幾個孩子自尊心的難處……

  總之,對這個家,甜欣充滿遺憾,這是一個讓她即愛又恨,即氣又憐的一家子人,包括,她對待自己也是這樣的態度。無數次夢醒時分,甜欣想起這個充滿遺憾的大家庭,她便會幻想如果可以重生的話——

  如果……可以回到從前,熟知家庭成員每一個人可以改變人生的一個個小坎的她讓這一切重來,是否可以讓一家人以后都和和美美的過好日子下去呢。

  不知不覺,歲月的蹉跎,轉眼她己經三十了,因為學歷并不高,她前前后后換了十余份工作,卻沒一份工作長久,所遇的老板,也沒有哪一任像是報紙上吹噓的那樣老老實實給員工買過社保醫保什么的,這大千世界不要良心坑蒙拐騙的多了去,更務論拿員工呼來喝去的使喚,評頭論足的人參攻擊的種種丑惡……

  從網上到網下,到處是吹大話不務實的人,她看得多了。這個世界其實很瘋狂,生活在鋼筋水泥組成的城市底層世界里,有時候壓抑得她喘不過氣來,美好的明天就像水中花,更像謠言和一個個真實的謊言,總是離她那般遙遠。

  而她依然可以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頑強的賴活下去,對了,實在不行,就聽那位大姐的話,到酒吧里兼份差,聽說可以賺個把錢。而她賣藝不賣身的,卻不知這該死的老天能讓她堅持多久……

  幾聲悠揚的豎琴鈴聲又一次響起,甜欣望了眼藍色的顯示屏,——是守在醫院里媽媽的電話,她的心猛然提起來,臉上卻是強裝鎮定的淡然笑容,再怎么累也不能在媽媽面前哭出來……

  “媽——”

  夜雨里,數道銀光閃電擊落下來,不偏不斜正好擊中方甜欣手中的黑色手機。

  甜欣只覺心臟突然停止了跳動,鼻間竄出一股焦灼的惡氣,而她的身子被巨力拋向空中,又迅速的掉落到寬大的馬路上,不遠處,一輛銀白色的車急馳而來。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轉眼只剩下半口氣的甜欣聽到將要輾過她的身體的銀白色車子里傳出音樂聲,她笑了……

  “我用盡一生一世來將你供養,只期盼你停住流轉的目光……”

  如果可以重來,有沒有一份可以為她瘋狂的愛情,有沒有一個人可以像她操心家人耗盡心血一樣,可以為她……

  她是爸媽的女兒,也是弟弟們的大姐,偏偏她還是個女人,也需要愛情的滋潤與撫慰。她的前半生糟糕透頂,不知可否重新來過……

  甜欣迷迷糊糊地聽見周遭嘈雜的聲響,還盡是些小姑娘們嘰嘰喳喳的聲音。

  “早娣,幫我打一塊錢的飯,五毛的紅燒豆腐、一塊錢的炒魷魚,還要一只大雞腿……”這個粗嗓門好像是舍長的聲音。

  舍長許少云胃量比較大,很能吃。那時候,別的女生一頓就吃二、三毛的飯,她卻可以像男生一樣吃一塊錢的飯,肚量好的時候,一塊五的飯也可以吃得下去。

  很快,甜欣又聽出幾個熟悉的聲音。甚至隱約可以叫出她們名字中的一兩個字,但想要叫全她們的名字,腦子就一片模糊,并且硬生生的疼起來。

  隨著她們嘴里不斷報出來的香甜可口菜名,甜欣立馬感覺到肚子里餓得發慌,……唉,缺少計劃,花錢又大手大腳的老爸肯定又沒有急時寄錢過來,只能讓她這幾天餓一頓是一頓的隨便糊弄過去。

  肚子好餓,饑餓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由于都是新來的同學,她也不好意思向同學借錢,最為主要的是,她不清楚爸爸什么時候可以寄錢過來,若大膽向同學借,何時可以還,而她每次打電話回去,爸爸總是失約。爸爸一向說話不算數,她己經習以為常了,她再怎么失望,生活還得繼續……

  忍著吧……胃里卻火燒火燎的疼痛起來,這熟悉的胃疼,有別于她走向社會后疼得打滾,最后胃出血住院的巨大痛苦,與那時相比,眼前這點小疼痛只能算是小打小鬧,她忽然明白了,她年紀輕輕就落下的老胃病就是在讀書時落下的病根啊。

  可是……咦……

  甜欣霍然睜開眼,映入眼簾的竟是由石灰粉出來的雪白色天花板,還有兩塊土花布嚴嚴實實包住床沿包出來的一塊方寸天地,而她就平躺在上鋪的床上,蓋著一床薄棉被。

  這里是她讀中專時的女生宿舍?!怎么會……結合腦海里突然回流的海量信息,甜欣驚呆了,難道她回到了1998年春,她又回到了十八歲的純真年代?

网球培训